2、经验

小说:我的1979 作者:争斤论两花花帽

    潘广才回身伸着胳膊把烟蒂扔进门口的垃圾桶里后,抿了一口茶后笑着道,“年轻人呢,多看书是好事,但是不要看众人皆知的废话,我年轻时候犯得就是这个毛病,什么‘低买高卖’、‘估值’、‘护城河’这一套,我比你熟。

    开始买一百支股票,其中有九十九支是涨的,我就觉得自己了不起了,厉害了,学有所成,简直是股神,是不是?

    甚至产生了,我天生就该吃这碗饭的错觉。

    但是,到后来开始赔钱的时候啊,我才明白,我就是个锤子,牛市里三千多支股票,三千支涨,即使是个傻子,瞎猫碰死耗子,也能赚到钱。

    一遇到熊市,我就开始慌了,买啥赔啥,要不是你妈还有你李辉、李隆叔在后面撑着我一点,我啊,早就该破产了。”

    何舟对潘广才的发家史不甚了了,因此便好奇的问,“叔,那你之后是怎么做调整的?”

    潘广才的话,让他有点感同身受,他之所以开始炒股,只是因为开始赚了点钱,也同样产生了自己可以靠股市赚点闲钱的错觉。

    潘广才重新坐下,解开领口上的一粒扣子,笑着道,“不服输呗,到最后自己慢慢的总结,总结出自己的东西,这套东西只适合自己,而教给别人,别人也学不会。”

    何舟道,“那你不说,你怎么知道我学不会?”

    潘广才道,“比如今天这个行情,影响市场的主要因素是市场情绪,大多数人都会恐慌,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正确对待的。

    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再好的交易理念都没法执行。

    像你这个,你开始肯定设定了止损线,八个点或者十个点,现在都十五六的浮亏了,你执行了?”

    何舟嘿嘿笑道,“我就不信这个邪,总觉得会涨回来的,不想受大众情绪支配。”

    “不要和市场情绪作对,炒股最重要的是顺势,顺势而为才有钱赚,逆着来....”潘广才没有说完的是,只有他和李和这种人才有资格和能力与市场的跌势做对抗,但是还是没说,“势单力薄,只有挨揍的份。”

    “叔,你多说点,”何舟把烟从口袋里掏出来,先给潘广才嘴上塞上,又给自己点上,“我平常连买件贵点的衣服都舍不得,现在一下子亏了一百多万,我多闹心啊。”

    早知如此,还不如拿这钱出去玩呢。

    总比不明不白的损失了好。

    “你少抽点烟,年纪轻轻的,学什么不好,非学抽烟。”潘广才却自顾自的把自己烟点上了,然后接着道,“从现在开始,把‘长线持有,低买高卖’的想法从脑里给我清出去,这个长线,多长才叫长,有些大盘股,质地非常好,盈利能力也非常强,分红也大方。

    但是,趴窝五六年都没动静,这么点分红根本弥补不了股价下跌的损失。

    即使让你赚了点钱,也没多少,完全影响你资金使用的效率。

    正确的呢,应该是‘高买,更高卖’,这个符合趋势,顺着上涨的趋势走。”

    “这不就是追高?”何舟一时间不理解,他读到的所有关于股票的书里都告诉他,追高是愚蠢的行为。

    甚至他因为工作关系接触到的一些财经、金融专家也会向他布道价值投资理念。

    现在潘广才跟他说一些相反的理念,他真心不那么容易接受。

    潘应笑着道,“你真是傻的,光知道抄底,你知道底在哪里?

    而且即使是停止跌势了,没有一个双底做基础是不可能完成反弹的,一个反弹通常需要一年半载,有这一年半载的功夫,你买啥股票不行啊,非在这里浪费时间?”

    何舟不服气的道,“那你怎么知道这不是震荡回调?万一下跌是短期的呢?”

    潘广才笑着摆摆手道,“我说的你听着就行,超过一定的跌幅后,那就不仅仅是调整那么简单了,先跑了再说,如果确定没威胁,再上车不迟,不要跟趋势做对抗,一旦确定是下跌趋势,靠你一个人的力量和信心是拯救不了的,就暂时放弃,慢慢的等机会。”

    他同李和不一样,没用说教的瘾头,一旦确定对方没听的意思,也就不再多说了。

    人类发展上千年总结了很多有用的经验和方法,太阳底下无新鲜事。

    人依然在犯同样重复的错误。

    他现在说的再多,何舟都不一定听得进去,有些经验,还是要自己摔跟头,靠血和泪来亲自体验。

    何舟道,“行,我听你的。先留住本金,再图后继。那我这支白酒股现在就补仓?”

    潘应笑着道,“慢慢补仓,先补个四分之一,等明天看情况,再补一半。”

    何舟道,“那就没问题了。”

    说完就在手机上点了两下,按照市价直接补了,瞬间成交。

    潘应道,“想好中午请我们吃什么了吗?”

    何舟道,“你还有良心吗?我都亏成这个样子了,还好意思让我请你吃饭,不该是你请我和潘叔吃吗?”

    潘应道,“我当然有良心了,我刚才还在想呢,等你这一千多万亏完了,你看我用哪个声音哭你会比较喜欢?”

    潘广才笑呵呵的看着两个人斗嘴,半晌才道,“好了,别闹了,赶紧的,商量好没有,到底谁请客,我这早上吃得早,现在都饿着了。”

    “门口有家川菜挺好的,我们现在就去吧。”何舟锁上门,三个人步行出了小区。

    饭桌上,潘应闲着没事给何舟选了一支股票,然后笑着道,“拿住了,不翻倍不走人。”

    何舟道,“这股价格都涨这么高了,这么高的价格我都不敢进。”

    潘应道,“今天这种行情,这支股票不但没跌,还涨了两个点,说明了什么?”

    “普遍看多呗。”何舟随口道。

    “大盘跌成这个样子,2000支股票跌停,只有这只股票逆势上涨,那就是众望所归,大家的情绪在这里,对这家公司都非常的有信心,多抗跌啊,要买就这种,你信姐姐我的,就买这支,从明天开始,不拉五个涨停板出来,”潘应说的非常的自信,“我把脑袋放你这里。”

    “你这么肯定啊?”何舟以为她在吹大话。

    潘应道,“短线上看图形还是非常有用的,从某些方面来说,技术派还是比较可靠的。”“

    “信你一次,”何舟也没犹豫,直接买入了五十万,“亏了你负责。”

    潘应道,“这个时候,你就要信长线理论了,因为这是上升通道的趋势,无论如何,都没有理由再下来了,你坐稳了,庄家洗盘,别被吓唬住就轻易丢了筹码。

    不但不能丢,遇到调整,还有适时的加仓。

    一切的加仓都是建立在盈利的基础上。”

    “你自己赚了多少,还来指导我?”何舟没好气的道。

    潘应道,“我现在不炒股了,没多大意思,搞不好还会弄个涉嫌操作证券市场的罪名。”

    她老子的影响力太大了,她老子不玩,她也不能玩,不然就是给她老子摸黑。

    再说,到她们家这个程度了,完全没有必要在二级市场混匀摸鱼了。

    如果真熬不住想炒股,港股或者美股才是她的真正选择。

    “那还真是。”何舟想想也对,端起酒杯对潘广才道,“叔,我敬你一杯。”

    潘广才笑着应了,一饮而尽后道,“都少喝点,晚上你二和叔请客。”

    何舟好奇的道,“二和叔还在浦江啊?”

    潘广才点点头道,“你二和叔准备退休了,现在带着李览出入各种场合,已经在开始交接了。”

    何舟道,“二和叔年龄又不大,你们都这么着急干嘛?作为企业家,这么早退休是国家和社会的损失。”

    潘广才道,“你妈不也退休了?她年龄难道大了?”

    何舟讪笑道,“我妈身体不是太好,我觉得我能分担一点就多分担一点。”

    虽然现在他已经整个接班了,但是大战略上,还是由老娘选出的九人“经营委员会”做担当,针对重大议案做的决策经过三分之二的成员同意,最后呈报到董事会,原则上来说,他这个董事会主席还是要同意的。

    所以大多数情况下,他自我吐槽自己现在就是摆设,集团公司有他或者没他,都没有多大的关系,除了出席每周一次的董事会例行会议,大多数时间都是在混日子,顺带满足自己做股神的幻想。

    潘应笑着道,“你哪里是分担了,分明是不务正业,可千万别炒股上瘾,听说有个晋南的富二代,老子死了,子承父业,炒股走火入魔,把主业都丢了,都快破产了。”

    “那你多想了。”何舟一点都不担心,按照他老娘的说法,他想败家也得有那本事。

    潘广才道,“换句来说,我们辛辛苦苦挣这么大家业就是用来给你们折腾的,不用怕,放开手做,我们眼前还都活蹦乱跳,天真的塌下来,还能给你们顶着。”

    “谢谢叔。”何舟笑着道,“也不能一直让你们护着,不经历风雨,我们永远都长不大。”

    潘广才道,“能这么想就很好,但是不要给自己这么大压力,你们年轻人,特别是有文化有学问的年轻人才是国家和社会的栋梁,我们这一辈人能做的就这些了,再做的话,不管是格局,还是想法,都跟不上了。

    你二和叔说国家八十年代提出的‘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放在现在也不过时。

    这话开始我不以为然,直到我去韩国和日苯以后,我才明白这话的道理,你看看八十多岁,九十多岁还做董事长,这像什么样子?

    年轻才有无限可能,如果一些行业,一些产业,永远是老东西占着位置,那么这个社会就不会有活力,就不会有生气。”

    “你们想的挺远的,不过还是你们这些做长辈的更有有经验和魄力,年轻人毛手毛脚的,”何舟深以为然,但是谦虚了一下,“做事情还差许多。”

    潘广才道,“经验和魄力都是其次,主要还是这个创新,还有对待新事物的态度。

    前些年我对这个互联网,还有这个手机网络这个东西啊,始终不理解,很多创业的年轻人来找我,我都拒绝了,人家现在都做成了大企业,想想都挺后悔的。”

    他也终于明白了自己的顽固,他想改变,但是改变不了,因为他理解不了。

    比如他就永远搞不懂,为什么年轻人可以抱着手机乐呵一天,可以对吃鸡这么着迷。

    所以,既然跟不上时代,那就主动退出。

    “我是不会当历史的绊脚石的。”潘广才抿了一口酒后笑着道。

    “叔,我再敬你一杯。”

    直到今天,何舟都不明白,像他老娘和潘广才这类只有小学学历的人是如何形成观念和格局的。

    ps:番外先写一点,之后就开新书啦,大爷们多多支持!!

    (https:///book/19/19273/539120707.html)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新世界催眠小说,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cm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