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第四十八章

小说:[明史+陆小凤传奇]九五至尊 作者:芙蓉姥姥

    南苑一行满载而归,火器演练虽有不足,却也是颇为满意。

    宫九还算是个守诺的,在京城中逗留几日便去了南边,近些日子是不准备离开中原了。当然,他也是知道海外正在开战,呆上一阵子算是倒卖他的货物。

    日子滑过一天又一天,直到连杨廷保传来捷报踏上了归程,带着大批的日本俘虏。

    朱翊钧心情很好,因为他赶在元旦前回来了。

    是日正值元旦,北京城中张灯结彩,朝廷开了储济仓俱是赐下了年礼,群臣到贺。

    杨博刚逝,朱翊钧只好定下杨廷保同永宁的婚期,等过了孝期再举行婚礼。朝臣早有所料,对此并不热情,有一部分人还严谨过头,俨然公事公办的理。

    杨廷保在保和殿宴席上,面色淡淡,想来杨博的过世对他打击颇大,他的心情不算好,虽未被解除官职但回乡服丧丁忧,这对初尝战火的小将军落差甚大。殿内摆了数席,大臣们走来走去,原是寻常。朱翊钧似有所察觉,见杨廷保朝他望来,只是一闪,就端着酒杯,朝他走来,道:“皇上,微臣敬你……”

    他身后还跟着个刘大刀,二人多年未见,不知较劲互灌了多少酒,已有七八分的醉意。豁开了胆找上了朱翊钧,如今俨然一副一醉方休的意思,拿着酒杯与杨廷保对着喝了,一旁的刘大刀也来凑了个热闹。

    朱翊钧几杯下肚,正寻思要如何脱身时,花玉楼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了,一手搭在他肩上,笑道:“来来,臣来陪您喝。”

    杨廷保长时间同武将呆着一块,做事一旦不和就用武力来解决问题,完了还能再聚在一块喝酒,这会见花玉楼把皇上拉远了,没听明白对话里的意思,有些纳闷也想追上去。刘大刀看不过了,嫌弃的跳将而起,对着他扑了过去,两人一时间扭打到了一块,难分难解。

    走了许久,只觉酒气上涌,朱翊钧随意找了个亭子,坐在栏杆上,吁了口气,眼望花玉楼,笑道:“怎么没回家?朕记得你已经有三年没回去了,你父可想你呢。”

    “嗯,家中子嗣弟妹众多,往年年节也毋见齐全,如今倒也不差再少上一个。”

    花玉楼摇了摇头,说着,旋欺上前来,坐着石栏,并无多大情绪。

    逢年过节举家团圆,可不是保不齐差不多的事。一大家子人一年就这么个日子聚在一块喝喝闹闹,哄得老人开心小辈们也趁时聚到一块,算是欢聚一堂的福气。朱翊钧心中不赞同他的想法却也没再开口。

    他像是明了朱翊钧的心中所想,笑道:“若是不放心,皇上南巡时带上我,倒时可以回去看看。”

    朱翊钧转过身来,却瞥见花玉楼眼中一抹狡猾的笑意。忽觉得自己三八了,居然管到别人家事上,连忙揭过这话题。

    “南巡,还没打算的事,你又知道了。”

    朱翊钧挑眉。

    花玉楼眨巴眨巴眼,从石栏上慢慢挪了过来,小声再道:“不如先斩后奏。”

    朱翊钧无动于衷,像是没听懂。

    站在身后的梁永,听了这话,料想花玉楼定是要撺掇着皇上再偷溜出宫,好趁机干些不好勾当,再看皇上一脸淡淡,心底下着急又臭骂花玉楼,遂暗嘲得意,花大人也不过尔尔,还比不过杂家在皇上心中的分量。

    当然,花玉楼是不知道身后梁永的心理活动,他吁了口气,眼望朱翊钧,笑道:“我之思兮云隐,月中生兮风中殒,忽如梦兮如醒。”

    朱翊钧“嗯”了一声,道:“酸溜溜的。”花玉楼听了,意料之中也不在意的耸耸肩。

    半个月后,杨廷保安顿好了军队事物,解了一身戎装出了北京城,朱翊钧送他到了城门口。他缓过了那阵悲苦,不知被谁开导,也不着急了,日本岛与大明一触即发,过些日子定会再把他招回来的。

    京城富饶无比,百姓生活安逸,平日受封建礼教拘束,一到上元节,便都出了门,不管是怀春少女还是新嫁妇人,俱头戴面纱手挽情郎,于那绰约灯影下徘徊。

    又有欢声笑语,和着街旁戏曲传来,北京城内花灯万盏,众妍竞芳,灯市跨越各胡同巷子,大寺庙上香火弥漫。

    人潮如水,朱翊钧回了城内,便混在人群里走着,他倒是不担心,人潮里男子极多,一目看去,又哪能辨得出是谁?

    走了段路,肩上倏然被人一拍,转过身去,见到花玉楼。梁永耸拉着脑袋跟在身后,显然对突然出现的花玉楼,很是不忿。两人并肩走在街上,头顶悬着琳琅满目的花灯,朱翊钧心情大好,有了欣赏的兴致。

    朱翊钧笑着问道:“怎么又折回来了。”

    花玉楼随口解释道:“本想回府,路上猜了会儿灯谜,倒不想会碰到……就忍不住跟来了。”

    朱翊钧听了,‘嗯’的一声,也没心思去辨认真假。

    前面有一扇大开着的门,里面人声鼎沸,里面大厅内歌舞升平,好像干什么的都有十分拥挤的感觉,紧贴着不知疲倦的狂欢。

    二人走进了大门,姿容极佳,却没有能吸引到沉迷欢乐的人。

    苏州胡同,怡红楼。花玉楼熟门熟路的招呼苏玉娘,巧妙的避开了凑近的姑娘们。

    “花大人,今天怎么来了。”苏玉娘风情万种的倚靠在长梯的栏杆上,调笑着,问到花玉楼眼睛却瞄着不紧不慢往二楼去的朱翊钧。

    “这不来光顾苏老板生意么。”花玉楼调侃道,伸手推开手里揽着的姑娘,做了个请的假动作,笑道:“还请苏姐姐,给咱选个好地方。”

    苏玉娘娇笑两声,含情带笑的瞥了眼花玉楼,“小样。”婀娜多姿的赶上了朱翊钧,端静的笑道:“公子,奴家还是来给您带路。”

    朱翊钧略有点无语苏玉娘近些年改变太大,张居正去世后更是朝终极老鸨进化了,刚刚还跟美女蛇似的缠着花玉楼,转眼就成端庄淑女了。

    女人啊,还是个寂寞的女人。

    他装作不经意的瞥了眼,浑身上下都透露着垂涎欲滴,如今年纪如狼似虎的女老鸨。

    苏玉娘迈着步子在前边带路,楼底下嬉闹的人开始三三两两的看起了热闹,不过又是些恃强凌弱的戏码,周围人习以为常,这正是他们下酒的好戏。

    两名健壮的男子把怡红楼的一名小厮一掌掀翻倒地,随后用一只脚踩在他的肩头,“臭小子,你还挺能跑,看我不整死你。”

    说着,另一个人也来凑上来,补了一脚,指了指身上的酒水印子,“看来该学学怎么伺候人,今天就代苏老板教教你这小子。”之后,开始一阵拳打脚踢。

    “哈哈哈哈……”周围人为这出“好戏”哄笑着。

    谁都没有准备出手帮忙的意思。

    苏玉娘也适时停下了脚步,见朱翊钧微蹙眉却不为所动,淡淡道:“那是奴家新招来的小厮,看着可怜的紧倒不想却是个蠢笨的,闹了不少笑话,该受些教训的,公子可莫要可怜他。”苏玉娘说着最后语调中却带着恨铁不成钢的味道和隐隐的期盼。

    朱翊钧看着极力的逃窜的小厮,平凡的面容却有一双灵动的眼睛,这样的人怎么也不同蠢搭上关系,他刚想完转眼就见他又打翻了一桌子的席面,跟着扯住了一姑娘的衣裳,被扇了一巴掌,五官正奇怪的皱在一起,一脸的委屈?

    “确实挺蠢的。”就转身离开了。

    朱翊钧一进门就闻到一股若隐若现的细细暗香,清甜沉郁,让人身心舒适。内室布置十分雅致,琴案棋枰,兰草幽花,纱幔重重。膈应也做的十分不错,远离了喧嚣,不由道:“这屋子倒是布置的不错。”

    苏玉娘笑道:“特地为公子准备的。”

    梁永侍卫具是守在了门外,三人靠坐在软榻上,苏玉娘从桌子上的茶果碟子里拈了几颗杏仁,搓去细皮,用手帕子托了递到朱翊钧跟前。

    “这地界乱的很,倒不想公子今日来,好在平日都有些收拾。”

    苏玉娘这辈子的真爱有两个,高拱和张居正。她能为了高拱去杀张居正,也能为了张居正栖身在青楼。

    青楼楚馆往往是情报最丰富的地方。朱翊钧只是拈过一颗杏仁,细细的听着她的下文,微讶,荆王府丢了对玉麒麟,王府总管的一对眼睛被刺瞎了。

    荆王一直不怎么让人放心,所以派人看得紧。

    花玉楼听了,适时的皱起了脸,“荆王府什么时候守备松懈了,江湖上倒是又出了个了不得的人物。”他说的半带讽刺,半是意味不明。

    绣花大盗。

    一闪而过的印象,这又是陆小凤的故事。朱翊钧倒是不在意哪边失窃,似乎没有牵扯到朝廷的利益,只是经前段变故那么一遭,绣花大盗赶脚来的真不是时候,俨然记得锦衣卫底下属部门有一个专门处理江湖事物的六扇门。

    接着就恍然记起了金九龄这号人物,一流的追求,安分守己,破了不少官府涉嫌武林的案子,郭海一案上倒是出了不少力。

    他想着想着,倒没有一点要将金九龄捉拿归案的意思,而是奇怪荆王府怎么闹叉烧失窃,还是金九龄太过天赋异禀了。

    不知宫九那儿又会递来什么消息。

    朱翊钧漫不经心的想着各种阴谋化,“公子,饶命…”听见怯生生的男声,接着胸前被什么撞了一下,他下盘稳立不动,面前倒是多了个四脚朝天的瘦小男子。

    朱翊钧无语的看着那名霉运冲天的小厮,缓过神来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梁永凑上前就是一脚踹了过去,厌恶地扫视了他一眼,接着着急低声问:“公子,可有被撞伤了?”

    那名小厮惊慌的缩在角落一副想溜又不敢溜的模样,苏玉娘反应极快的狠瞪了他一眼,让他赶快离开,朱翊钧实在不想自己变成别人下酒的戏码,无谓纠缠快步离开。

    不过十步,大厅内喧闹无比,却耳力极好的似乎听到身后一声得意的轻笑。

    朱翊钧脚步一停,身子一僵,再回头哪还有什么小厮的身影。

    而怀内本该有的黄田美玉,空空如也。

    “司空摘星!”从牙缝里挤出这四个字,心情坏到了极点。

    作者有话要说:司空摘星为了偷玉佩可是下了血本,那只有一个原因!

    南苑一行满载而归,火器演练虽有不足,却也是颇为满意。

    宫九还算是个守诺的,在京城中逗留几日便去了南边,近些日子是不准备离开中原了。当然,他也是知道海外正在开战,呆上一阵子算是倒卖他的货物。

    日子滑过一天又一天,直到连杨廷保传来捷报踏上了归程,带着大批的日本俘虏。

    朱翊钧心情很好,因为他赶在元旦前回来了。

    是日正值元旦,北京城中张灯结彩,朝廷开了储济仓俱是赐下了年礼,群臣到贺。

    杨博刚逝,朱翊钧只好定下杨廷保同永宁的婚期,等过了孝期再举行婚礼。朝臣早有所料,对此并不热情,有一部分人还严谨过头,俨然公事公办的理。

    杨廷保在保和殿宴席上,面色淡淡,想来杨博的过世对他打击颇大,他的心情不算好,虽未被解除官职但回乡服丧丁忧,这对初尝战火的小将军落差甚大。殿内摆了数席,大臣们走来走去,原是寻常。朱翊钧似有所察觉,见杨廷保朝他望来,只是一闪,就端着酒杯,朝他走来,道:“皇上,微臣敬你……”

    他身后还跟着个刘大刀,二人多年未见,不知较劲互灌了多少酒,已有七八分的醉意。豁开了胆找上了朱翊钧,如今俨然一副一醉方休的意思,拿着酒杯与杨廷保对着喝了,一旁的刘大刀也来凑了个热闹。

    朱翊钧几杯下肚,正寻思要如何脱身时,花玉楼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了,一手搭在他肩上,笑道:“来来,臣来陪您喝。”

    杨廷保长时间同武将呆着一块,做事一旦不和就用武力来解决问题,完了还能再聚在一块喝酒,这会见花玉楼把皇上拉远了,没听明白对话里的意思,有些纳闷也想追上去。刘大刀看不过了,嫌弃的跳将而起,对着他扑了过去,两人一时间扭打到了一块,难分难解。

    走了许久,只觉酒气上涌,朱翊钧随意找了个亭子,坐在栏杆上,吁了口气,眼望花玉楼,笑道:“怎么没回家?朕记得你已经有三年没回去了,你父可想你呢。”

    “嗯,家中子嗣弟妹众多,往年年节也毋见齐全,如今倒也不差再少上一个。”

    花玉楼摇了摇头,说着,旋欺上前来,坐着石栏,并无多大情绪。

    逢年过节举家团圆,可不是保不齐差不多的事。一大家子人一年就这么个日子聚在一块喝喝闹闹,哄得老人开心小辈们也趁时聚到一块,算是欢聚一堂的福气。朱翊钧心中不赞同他的想法却也没再开口。

    他像是明了朱翊钧的心中所想,笑道:“若是不放心,皇上南巡时带上我,倒时可以回去看看。”

    朱翊钧转过身来,却瞥见花玉楼眼中一抹狡猾的笑意。忽觉得自己三八了,居然管到别人家事上,连忙揭过这话题。

    “南巡,还没打算的事,你又知道了。”

    朱翊钧挑眉。

    花玉楼眨巴眨巴眼,从石栏上慢慢挪了过来,小声再道:“不如先斩后奏。”

    朱翊钧无动于衷,像是没听懂。

    站在身后的梁永,听了这话,料想花玉楼定是要撺掇着皇上再偷溜出宫,好趁机干些不好勾当,再看皇上一脸淡淡,心底下着急又臭骂花玉楼,遂暗嘲得意,花大人也不过尔尔,还比不过杂家在皇上心中的分量。

    当然,花玉楼是不知道身后梁永的心理活动,他吁了口气,眼望朱翊钧,笑道:“我之思兮云隐,月中生兮风中殒,忽如梦兮如醒。”

    朱翊钧“嗯”了一声,道:“酸溜溜的。”花玉楼听了,意料之中也不在意的耸耸肩。

    半个月后,杨廷保安顿好了军队事物,解了一身戎装出了北京城,朱翊钧送他到了城门口。他缓过了那阵悲苦,不知被谁开导,也不着急了,日本岛与大明一触即发,过些日子定会再把他招回来的。

    京城富饶无比,百姓生活安逸,平日受封建礼教拘束,一到上元节,便都出了门,不管是怀春少女还是新嫁妇人,俱头戴面纱手挽情郎,于那绰约灯影下徘徊。

    又有欢声笑语,和着街旁戏曲传来,北京城内花灯万盏,众妍竞芳,灯市跨越各胡同巷子,大寺庙上香火弥漫。

    人潮如水,朱翊钧回了城内,便混在人群里走着,他倒是不担心,人潮里男子极多,一目看去,又哪能辨得出是谁?

    走了段路,肩上倏然被人一拍,转过身去,见到花玉楼。梁永耸拉着脑袋跟在身后,显然对突然出现的花玉楼,很是不忿。两人并肩走在街上,头顶悬着琳琅满目的花灯,朱翊钧心情大好,有了欣赏的兴致。

    朱翊钧笑着问道:“怎么又折回来了。”

    花玉楼随口解释道:“本想回府,路上猜了会儿灯谜,倒不想会碰到……就忍不住跟来了。”

    朱翊钧听了,‘嗯’的一声,也没心思去辨认真假。

    前面有一扇大开着的门,里面人声鼎沸,里面大厅内歌舞升平,好像干什么的都有十分拥挤的感觉,紧贴着不知疲倦的狂欢。

    二人走进了大门,姿容极佳,却没有能吸引到沉迷欢乐的人。

    苏州胡同,怡红楼。花玉楼熟门熟路的招呼苏玉娘,巧妙的避开了凑近的姑娘们。

    “花大人,今天怎么来了。”苏玉娘风情万种的倚靠在长梯的栏杆上,调笑着,问到花玉楼眼睛却瞄着不紧不慢往二楼去的朱翊钧。

    “这不来光顾苏老板生意么。”花玉楼调侃道,伸手推开手里揽着的姑娘,做了个请的假动作,笑道:“还请苏姐姐,给咱选个好地方。”

    苏玉娘娇笑两声,含情带笑的瞥了眼花玉楼,“小样。”婀娜多姿的赶上了朱翊钧,端静的笑道:“公子,奴家还是来给您带路。”

    朱翊钧略有点无语苏玉娘近些年改变太大,张居正去世后更是朝终极老鸨进化了,刚刚还跟美女蛇似的缠着花玉楼,转眼就成端庄淑女了。

    女人啊,还是个寂寞的女人。

    他装作不经意的瞥了眼,浑身上下都透露着垂涎欲滴,如今年纪如狼似虎的女老鸨。

    苏玉娘迈着步子在前边带路,楼底下嬉闹的人开始三三两两的看起了热闹,不过又是些恃强凌弱的戏码,周围人习以为常,这正是他们下酒的好戏。

    两名健壮的男子把怡红楼的一名小厮一掌掀翻倒地,随后用一只脚踩在他的肩头,“臭小子,你还挺能跑,看我不整死你。”

    说着,另一个人也来凑上来,补了一脚,指了指身上的酒水印子,“看来该学学怎么伺候人,今天就代苏老板教教你这小子。”之后,开始一阵拳打脚踢。

    “哈哈哈哈……”周围人为这出“好戏”哄笑着。

    谁都没有准备出手帮忙的意思。

    苏玉娘也适时停下了脚步,见朱翊钧微蹙眉却不为所动,淡淡道:“那是奴家新招来的小厮,看着可怜的紧倒不想却是个蠢笨的,闹了不少笑话,该受些教训的,公子可莫要可怜他。”苏玉娘说着最后语调中却带着恨铁不成钢的味道和隐隐的期盼。

    朱翊钧看着极力的逃窜的小厮,平凡的面容却有一双灵动的眼睛,这样的人怎么也不同蠢搭上关系,他刚想完转眼就见他又打翻了一桌子的席面,跟着扯住了一姑娘的衣裳,被扇了一巴掌,五官正奇怪的皱在一起,一脸的委屈?

    “确实挺蠢的。”就转身离开了。

    朱翊钧一进门就闻到一股若隐若现的细细暗香,清甜沉郁,让人身心舒适。内室布置十分雅致,琴案棋枰,兰草幽花,纱幔重重。膈应也做的十分不错,远离了喧嚣,不由道:“这屋子倒是布置的不错。”

    苏玉娘笑道:“特地为公子准备的。”

    梁永侍卫具是守在了门外,三人靠坐在软榻上,苏玉娘从桌子上的茶果碟子里拈了几颗杏仁,搓去细皮,用手帕子托了递到朱翊钧跟前。

    “这地界乱的很,倒不想公子今日来,好在平日都有些收拾。”

    苏玉娘这辈子的真爱有两个,高拱和张居正。她能为了高拱去杀张居正,也能为了张居正栖身在青楼。

    青楼楚馆往往是情报最丰富的地方。朱翊钧只是拈过一颗杏仁,细细的听着她的下文,微讶,荆王府丢了对玉麒麟,王府总管的一对眼睛被刺瞎了。

    荆王一直不怎么让人放心,所以派人看得紧。

    花玉楼听了,适时的皱起了脸,“荆王府什么时候守备松懈了,江湖上倒是又出了个了不得的人物。”他说的半带讽刺,半是意味不明。

    绣花大盗。

    一闪而过的印象,这又是陆小凤的故事。朱翊钧倒是不在意哪边失窃,似乎没有牵扯到朝廷的利益,只是经前段变故那么一遭,绣花大盗赶脚来的真不是时候,俨然记得锦衣卫底下属部门有一个专门处理江湖事物的六扇门。

    接着就恍然记起了金九龄这号人物,一流的追求,安分守己,破了不少官府涉嫌武林的案子,郭海一案上倒是出了不少力。

    他想着想着,倒没有一点要将金九龄捉拿归案的意思,而是奇怪荆王府怎么闹叉烧失窃,还是金九龄太过天赋异禀了。

    不知宫九那儿又会递来什么消息。

    朱翊钧漫不经心的想着各种阴谋化,“公子,饶命…”听见怯生生的男声,接着胸前被什么撞了一下,他下盘稳立不动,面前倒是多了个四脚朝天的瘦小男子。

    朱翊钧无语的看着那名霉运冲天的小厮,缓过神来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梁永凑上前就是一脚踹了过去,厌恶地扫视了他一眼,接着着急低声问:“公子,可有被撞伤了?”

    那名小厮惊慌的缩在角落一副想溜又不敢溜的模样,苏玉娘反应极快的狠瞪了他一眼,让他赶快离开,朱翊钧实在不想自己变成别人下酒的戏码,无谓纠缠快步离开。

    不过十步,大厅内喧闹无比,却耳力极好的似乎听到身后一声得意的轻笑。

    朱翊钧脚步一停,身子一僵,再回头哪还有什么小厮的身影。

    而怀内本该有的黄田美玉,空空如也。

    “司空摘星!”从牙缝里挤出这四个字,心情坏到了极点。

    作者有话要说:司空摘星为了偷玉佩可是下了血本,那只有一个原因!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新世界催眠小说,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cm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