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8章 只是巧合?

小说:极品无敌小仙医 作者:言成对

    ……

    她现在看起来只有十二到十三岁。如果她长到夏庆岳那时的年龄,那简直是难以想象的!也许那时,她只要微笑就可能引起混乱。

    但是,一个如此美丽的女孩被一种毒素杀死,而像小车这样的毒药专家从未见过这种毒素,她死在了小氏族的土地上。萧澈不知道那是什么毒,为什么在这里。只觉得那是一种不幸。不幸的是,这个美丽的女孩被如此残酷地摧毁了。

    什么样的人实际上会足够残忍,以至于有足够的心去杀死这样一个美丽的女孩!

    萧澈看着他周围被污染的黑色植被和土地。他犹豫了一下,但仍然伸出了左手,将手掌压在女孩的冰冷胸部上。然后,天空毒珍珠迅速开始为她体内的毒物排毒。这就是小氏族的后山。从她体内毒药的力量来看,如果继续散播,整个山峰最终将变成一座死山。尽管“天毒之珠”的力量几乎消失了,但它仍然具有解毒的能力。他手掌中的“天空毒药”珍珠继续发光,净化了女孩体内的毒药。不久之后,小澈感觉到女孩的胸部有轻微的波动,并看到女孩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她有一双异常黑的恶魔般的眼睛,眨着眼睛神秘地闪烁着。当小澈见到她的眼睛时,他感到一种恐惧,就像落入深渊的恐惧一样-使他的心惊胆寒!这个女孩极毒,没有呼吸,身体死了很冷,现在睁开了眼睛!

    小女孩缓缓伸出右手,在震惊时仍牢牢抓住了小澈的左手腕。她动了动嘴唇,发出声音..声音清楚地说.....

    ``变态'',``毒药'',``珍珠''

    萧澈颤抖着,好像被地震袭击了。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skypoisonpearl是他从azure云大陆(azureti)带到这里的对象,在profoundskyt中不存在。''但是这个女孩只是说了skypoisonpearl的名字!他听错了吗?还是只是巧合?

    ``小女孩,你!!''

    萧澈的mo吟声紧接着,那个女孩张开嘴唇,紧紧咬住左手指。

    然后鲜血开始从小澈的中指和食指中流下来,全部流入女孩的嘴巴,没有掉在地上。震惊的是,小澈试图将他的手向后拉。尽管那个女孩的雪白的小手看上去很精致,但握紧力却像铁一样牢固,就像她紧紧握住他的手一样。萧澈用尽了全力,但无法撤回手。当他感到体内所有的血液似乎都被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流向左手时,他的眼睛逐渐睁开,然后最终被吸进了女孩的嘴里。

    她在吸我的血!?

    这个女孩闭上了险恶的黑眼睛,贪婪地吮吸着手指,就像婴儿喝牛奶一样。

    这个女孩是谁?''

    这个女孩显然被毒死到致命的程度,但她让他无法摆脱自己的掌握。在无数次地试图撬开自己的自由之后,他终于放弃了,因为他无助地看着她吸血。

    小澈本来身体很虚弱,但是在流失了如此大量的血液后,他的头开始感到头晕。当他想知道这个不知名的女孩是否会将自己的血液吸干时,左手手指的疼痛突然消失,紧紧抓住手腕的手慢慢松开。

    萧澈退后一步,看着一个吸着血的黝黑表情的完美女孩。但是过了一会儿,那个女孩什么也没做,就像小澈第一次见到她一样,她只是躺在那里,闭着眼睛,没有呼吸。

    萧澈向后退了几步,看着一个完美的姑娘,脸上带着深色的表情。刚才,那个女孩显然已经在吸血,但是过了一会儿,这个女孩根本没有动弹,就像小车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一样。她只是安静地躺在那里,闭着眼睛,无声无息地呼吸。

    胡先生

    一阵寒冷的夜风拂过,掠过小澈的背和女孩的身体。在冷风中,女孩的身体像雾一样随风散落,从视线中完全消失了,只剩下一条断掉的白色裙子,一双黑色公主鞋和一个红色的蝴蝶夹。

    小车:``!!!!''

    消失了!?

    他的左手掌发出一种奇怪的感觉。他的心立刻以震惊的表情颤抖。然后,他闭上了眼睛,从精神上将意识移到了天空毒药珍珠内的空间。

    空中毒药珍珠内的绿色空间存储应该是完全空的。

    这次进入室内时,他看到了面前静静漂浮的雪白玉身。

    小澈一生第一次用双手遮住鼻子,睁大了眼睛。

    这个女孩就是那个吸血的小女孩。唯一的区别是她的身上没有丝线,而她全裸的身体出现在他的眼前

    她的眼睛紧闭着,像雪一样的脸很平静。她长长的流血头发掉下来,没有丝丝微风就独自跳舞。她的皮肤像婴儿一样嫩滑,湿润和洁白,并带有细腻的婴儿脂肪。女孩的眉毛像翠绿色的羽毛,她的腰很细,双腿整齐挺直,好像是用玉做成的。尽管她还很年轻,但是上半身已经相当成熟。她那雪白的胸部像她完美的身体上的两颗玉珍珠,柔软如春天的竹笋。美丽的景色。

    这是一个尚未成熟的身体,但仍然散发出令人惊叹的魅力,这种魅力会在她的不成熟中窃取灵魂。仿佛世界上所有的美丽都聚集在这个极致的完美之中。

    萧澈竭尽全力将自己的视线从她的身上移开。他转过头时仍紧紧抓住鼻子。他一看到女孩的尸体,就感到自己的血液似乎在向上流动。他相信,如果他继续看她,他的血液肯定会喷涌而出。

    她为什么不穿衣服呢?''

    没有!那不是重点!

    她显然已经消失了,所以她怎么突然出现在他的“天空毒药”珍珠中!天空毒珠已经融合在他的身上,所以我应该是唯一可以控制它的人。没有我的命令,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是因为她吸了我的血吗?

    到底是怎么回事?

    萧澈的大脑变得一团糟。即使有他一生的两个宝贵的学术经验,他仍然无法理解发生了什么。萧澈从天之毒珠撤出了意识,从地上捡起女孩的衣服。他把衣服上的毒药净化了,然后将衣服送回天空毒珍珠,然后迅速用衣服覆盖了女孩的身体,然后松了一口气。

    这个女孩真的是什么样的人?她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她为什么要吸他的血?她怎么知道天毒珍珠?她是如何进入天毒珍珠的?

    小澈想不出任何这些问题的答案。

    他无声地看着这个女孩许久,然后伸出一只手轻轻抚摸她的上唇。他的指尖立即感觉到一点点温暖,这与之前的冰冷寒冷形成了对比。还感觉到呼吸困难,均匀地抚摸着他的指尖。

    这些都是生命的迹象。

    “妹妹?”小澈摇了摇身体。

    无论何时,女人的外表都是她最强的筹码和最有力的武器。如果这个女孩没有童话般的美丽,而是可怕地丑陋到一眼就扔了三天,小澈绝对会毫不犹豫地把她踢出天毒珍珠。但是这个女孩不仅被神秘笼罩,而且还咬了一下手指,用力地吸了血,使他的身体冒出冷汗。她甚至奇怪地出现在天空毒药珍珠中。但是,当小澈看着她而不是以前的危险感时,他反而感到了不可否认的怜悯。这是因为这个女孩是如此美丽,如此美丽,以至于任何人都不可能将她与“危险”一词联系起来。

    与其说男人是天生的本能,不如说这将是无数男人最自然的基础。

    萧澈大喊了很长时间,但那个女孩根本没有回应。他向后退了几步,然后默默注视着她。

    这个女孩绝对不正常……小澈心想。从身上的疤痕和破烂的衣服上可以很容易地看出,她身上的毒药不是偶然洒出的,而是被其他人强加了。对于这个年轻女孩来说,最普通的毒药足以杀死她,但她的敌人却使用了如此强烈的毒药,甚至令他惊恐。

    能够使用这种毒药的人绝对是一个非常令人恐惧的人。

    更可怕的是,即使她的整个身体都被这种毒药所覆盖,她仍然没有死!

    那他该怎么办他是否应该让她在“天毒之珠”中安静地睡觉?

    萧澈沉思了好久,才默默地离开了天毒珍珠,把那个女孩留在里面。尽管这个女孩刚刚吸了血,但这似乎是一种无意识的行为。一个如此美丽的女孩,她怎么可能邪恶?如果他退后一步去考虑,那么这么小,她怎么会成为威胁?

    他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醒来。

    在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净化了地面上的毒药之后,小澈开始离开。在漆黑的夜晚,他只能听到自己的脚步声。当他距萧氏家族的后墙仅一百步之遥时,他突然看到阴影直接向他走来。

    当他向前看时,他的脚步突然停止了。

    他前面的影子也发现了他,停下来,警惕地问:“是谁?”

    这种声音使小澈立即凝视,不由自主地说:“小姨妈?”

    “啊?”阴影散发出一声宁静的喘息声,然后迅速跑过去。越来越近,月光展现出精致而迷人的脸颊。正是肖灵溪。一见到小澈,她睁开了眼睛。“小车?你为什么在这?”

    “我……”小澈挠了挠头。“我无法入睡,所以我出来凝视。”

    “观星?今晚是您的新婚之夜,您与夏庆月的婚姻不是完美的……婚姻的完善,而是出来是在这里注视?!”萧灵曦抓住萧澈的胳膊,愤怒的p着嘴。“你不知道这里很危险吗?不时会有野兽出来,而当天黑时,有时会有土匪来。如果您不小心碰到它们,会发生什么?我已经告诉过您很多次了,如果我或您的祖父不在您身边,即使在白天,您也绝对不能出来。你实际上……没有听我的话!”

    当她说话时,萧灵溪也愤怒地捏着萧澈的手臂作为惩罚。

    “啊!萧澈急切地大喊,然后道歉地说:“小姨妈,我知道我做错了,下次我绝对不敢。”

    “你想下次吗?!”萧灵溪美丽的眼睛瞪着他。

    “……肯定不会再来了!如果将来我想到后山去,我一定会叫小姨妈跟我来。”小澈郑重地发誓。话虽这么说,如果不是为了他的额外生活而留下的回忆,他绝对不敢在晚上独自一人来到这个地方。

    “更像是……不允许下次!”

    “那么……小姨妈,你为什么来这里?小迟已经困惑了。

    “我……”萧灵溪的声音低沉,眼睛显得有些空洞。“我不知道为什么,但今晚我无法入睡。然后我看到今晚的星星真的很明亮,所以我想去后山看看。”

    萧澈抬头望着天空,然后笑着说:“过去,我和小姨妈经常晚上溜到这里,一边欣赏夜风,一边看星星……而且经常被爷爷捉住和骂。。”

    “嗯。”萧灵溪回答,然后静静地说:“我也想到了这一点,所以我想我会明白自己一个人凝视的感觉……因为将来,我可能无法凝视小车。”

    “啊?为什么?”

    “笨!因为小澈结婚了!将来,您应该陪伴妻子清悦在晚上睡觉,而不是出来享受傍晚的风和星光。”萧灵溪冷冷地瞥了他一眼,然后出于某种原因uted了嘴。

    “这不是真的!只要小姨妈愿意,无论何时,我都愿意和小姨妈一起来这里观星...看!我现在不和你一起做吗?”小澈笑着说。

    “您仍然在说!在您的新婚之夜潜入后山……啊!你不是被夏庆岳赶出这里的,是吗?”考虑到这一点,萧灵熙的脸上充满了怒气,她踩下了脚:“哼!太过分了,我要去找她!”

    “你不必担心她。”萧澈握住了萧灵曦的手。“我没有被她强行赶出这里。我一个人出来也许我只是粗心地预测我会在这里遇到小姨妈……来吧,让我们去那个地方。”

    “啊…”

    萧澈牵着萧灵溪的手,在凉爽的傍晚风中向着那个熟悉的地方慢跑。

    那是一个小山顶,上面覆盖着柔软柔软的草皮。萧澈和萧灵溪并肩靠着身体,在偶尔的傍晚风中沐浴,他们的心平和。

    “我以为小哲结婚后,我会失去你的很大一部分。夏庆岳是如此美丽,在各个方面都比我更好。恐怕一旦你有了她,你总会留在她身边,让我与你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看着夜空,萧灵溪的眼睛充满了比星星还要亮的摇曳光线。

    “小姑妈真的根本不相信我的话。”萧澈苦涩地回答,“我今天早上清楚地说,在我的心里,一百个夏庆岳的心不会和小姑姑相提并论。小姨妈逼着我……呃,不,与我答应。我坚定地记得,并且一定会愿意遵守……”。

    “嫁给夏庆岳之后,我不会因为我有妻子而忘记小姨妈。我会像以前一样与小姨妈度过相同的时间,我会听听小姨妈的打扰,就像我以前一样,我会尽快到达。最后,虽然夏庆月现在是我的妻子,但在我心中,她绝对不会比小姨妈要重...我保证我没记错!”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新世界催眠小说,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cm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