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大结局下

小说:逆天武神一至尊魔妃 作者:txt下载

    神门君家的外孙女成亲,可谓是轰动整个神之境。

    再加上君清羽本身的实力,在成亲当日,来贺的都为神之境的显贵人物,然而,即便是这些人,在君家的下人面前都是小心翼翼,生怕不小心招惹了君家人而引起什么祸端……

    此时,君家之内,君临天笑眯眯的招呼着客人,一张老脸就如同盛开的菊花,笑的灿烂至极。

    “君家主,恭喜你了。”

    众人微笑的道喜,语气中却带着阿谀奉承。

    不过,君家老头却很喜欢这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心安理得的接受着所有人的祝贺……

    闺房之内,君清羽坐在镜前,一头青丝如瀑布般倾泻而下,在晨光下透着耀眼的光芒。

    无情走到她的身后,眸光淡淡的投洒到女子的身上,目光中含着温柔的光泽,那种温柔,是这个男人从来都没有过的……

    “无情。”

    君清羽缓缓转身,望到身后的男人,愣了一下:“你怎么会在这里?我娘亲呢?”

    此时的无情不应该出现在这个地方,可是为何……

    无情没有说话,抬手将君清羽拉入了怀中,凉薄的唇轻轻的压在了她的唇上,手臂紧紧的怀着君清羽的身体……

    良久,他方才松开了手,俊美的容颜上带着淡淡的光泽。

    “岳母暂时离开了,清儿,让我来为你梳妆吧。”

    君清羽怔了一下,轻轻的点了点头:“好……”

    阳光从室外倾洒而入,此时的房间之内,一片的柔情蜜意,充满了温馨的感觉……

    ……

    良辰吉时已至,远远的,满堂宾客便看到了那相携而来的新人。

    在场当中,有不少未出阁的女子,在看到那温柔的注视着新娘的男人之后,眼底不觉闪过一丝惊艳之感。

    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竟然有男人可以完美到这种程度,即便是身穿大红色喜袍,也丝毫掩盖不住那如天人般的气质……

    难怪,也只有这般的男人,才能收服那如传说一般的女子……

    就是不知道新娘长的如何。

    听说君家外孙女同样是绝色倾城,如此倒与她也是相配……

    “咳咳!”君临天干咳了两声,笑眯眯的说道,“既然新娘新郎来了,那也该正式拜堂成亲,司仪,可以开始仪式了。”

    司仪躬了躬身,转头面对着那一对新人,拉长着声音说道:“一拜天地!”

    无情淡漠的眸内涌现出温柔的光泽,目光落在身旁的女人身上,就在两人要开始仪式之时,一道大喝声忽然从门外传来。

    “慢着!”

    话音落下,满堂宾客都交头接耳,目光向着门外投去。

    那瞬间,一袭白衣落下,站在了大厅之内。

    而在那白衣女子的身后跟随着一群的白衣人,面无表情的看着屋内的一切。

    “无情师兄!”

    白衣女子悲伤的看着那一张俊美如仙人一般的容颜,声音带着伤感:“你真的要迎娶这个女人吗?”

    无情的眸光一点点冷了下来,周身似乎散发出无穷的寒意。

    “是!”

    梦月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眼神越发的哀痛,她指着君清羽,愤怒的吼道:“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好,哪能配的上你?这个世上,能配的上师兄的只有我!她根本不配!”

    看着眼前突发的变故,众人都是唏嘘不已,谁也没想到会在婚礼上有人前来捣乱。

    无情的眸子越发的寒冷,整个人都如同处于冰窖之中,无穷的寒气扩散了开来,甚至让周边的人都冷得打了个寒颤。

    “轰!”

    一道强大的力量从男人的身上涌出,狠狠的落在了她的身上。

    梦月的愣住了。

    因为她分明感受的到,这个男人,想要杀她!

    她深爱了如此之久的师兄,为了其他的人,竟然要杀了自己。

    这是梦月怎么也无法忍受的。

    “哈哈哈!”

    忽然,她狂笑了起来,那张狂的笑声充斥在整片天空。

    “师兄,这是你逼我的,我本来不想这么做,但是,既然我得不到你,那我就要将你们两个统统的毁了!”

    一滴泪从眼角划下,伴随着那张绝色的容颜越发的狰狞……

    “师父,我本来想让你给师兄一个机会,可是,他执迷不悟,愿意为了这个女人毁了一生……”

    梦月闭上了眼睛,痛苦的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只能放弃了……”

    唰!

    随着梦月的话声落下,一道强大的气势逼人而来,当众人扬头望去之时,便再也无法忘却这一幕……

    天空之上,男人白袍浅扬,高高在上,宛如神灵降世一般,有着睥睨天下的气势。这一刻,所有人都感觉到他强悍的气场,连呼吸都不由得一紧。

    “仙宗宗主,圣天!”

    君临天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仙宗的宗主来这里干什么?”

    然而,还不等君临天想明白这个问题,男人冷峻的声音便在大厅内传了进来。

    “你便是君清羽?将朱雀交出来!”

    朱雀?

    君清羽愣了一下,他是为了朱雀而来?

    唰!

    倏然间,一道光芒从君清羽的身上射了出来,落在了地上……

    男人红衣浅扬,英俊的容颜上带着冷酷的光芒,红色的眸子冷冷的看着面前的人,面无表情的说道:“看来你是自愿被它奴隶,将你背后的那人叫出来吧,数万年的恩怨,也是适合与他解决了……”

    君清羽有些诧异的望着朱雀。

    看来这个男人背后还有人,而且……

    与朱雀有着数万年的恩怨?

    那他背后的人又到底是谁……

    “哈哈!”圣天扬头大笑了两声,“你们还没有见它的资格!就凭你们如今的实力,我仅需要吹口气,就会让你们魂飞魄散!”

    他的声音嚣张狂妄,却无人能够反驳,实在是这个男人的实力太过强大,强大到让人离谱……

    朱雀的眸子微微一沉,背对着无情,冷酷的说道:“带她走!”

    “朱雀……”

    君清羽的心头一紧,急忙喊道。

    “我从来没有对你说过过去,但是现在,却不能不告诉你,我之所以被困在朱雀宝鼎之内,就是因为这个男人背后的那个人,那个在过去将我重伤的人……”

    “就是因为这样,我更不可能丢下你,从我将你契约的开始,我就会对你的生命负责!”

    话落,她转头望向君临天:“外公,娘亲和我的朋友,就交给你保护……”

    “那你……”

    “我必须和他们一起面对危险。”

    是的,她必须和他们一起面对危险,无论如何,都不能躲在这些人的身后……

    “哈哈!小丫头,本座不得不佩服你的勇气,可是你认为,就凭你们会是本座的对手?”圣天大笑了两声,唇边含着一丝轻蔑,“不过对付你们这些蝼蚁,还不需要本座出手,现在我仙宗的人已经将整个神门包围,你们所有人都逃不掉!”

    君清羽的心一点点的沉了下来。

    她现在最担心的,莫过于是君临天他们的安慰…

    想到这里,君清羽缓缓蹲下了身子,在地上摆弄着什么东西。

    “阵法?”

    圣天鄙视的一笑:“你以为,就凭你现在的阵法,还有什么用处不成?丫头,不管你摆弄什么阵法,都对我没有用处,也无法限制得住我的人。”

    然而,君清羽却似乎没有听到她的话,继续摆弄着阵法。

    良久,她方才站了起来,目光直视着圣天。

    “你错了,我不是要用阵法对付你,而是……”

    哐!

    一声剧烈的响声忽然传来,骤然间君临天等人的面前浮现出透明色的墙,将他们牢牢的困在了墙面当中……

    “清羽!”

    萧玉儿愣了半响,急忙扑了过去,狠狠的敲击着墙面:“你快让我们出去!”

    仿佛没有听到萧玉儿的话,君清羽的唇边含着清冷的弧度:“这样,你的人就没法伤到他们。”

    “哼!”

    圣天冷笑一声:“我倒真没想到,你最后想做的是保护他们,放心吧,他们本来就不是我想要对付得人,现在,本座只是想要得到朱雀而已……”

    在萧玉儿等人悲痛绝望的目光之下,天空被撕开了一道口子,无数仙宗的人丛那道口子内走了下来,满满的站在院落当中……

    诸葛云眉头轻轻一挑,清秀的容颜上勾起一抹浅淡的弧度。

    “羽儿,这次,我们来并肩作战如何?我们好久没有一起战斗了,不就是仙宗而已,不管是谁,我都会让他们有来无回!”

    “好。”

    君清羽唇角一挑。

    她早就有一种预感,婚礼当日必定会发生什么事情,没想到,最后还是被毁坏了。

    不过,等敌人解决完之后,她们就可以顺利的成亲……

    血……

    鲜红的血液血液在君家内扩散而开,充斥着一股血腥之气……

    圣天眯起双眸看着君清羽,眼底划过一丝诧异:“破虚?”

    这个女人,竟然突破到了破虚?

    可是这又如何,仙宗内的破虚便有几个,她绝非是那些人的对手。

    君清羽后退几步,冷笑一声:“运气好而已,昨晚睡觉之前刚好突破到破虚,没想到今天就派上了用场……”

    若非如此,恐怕她今天确实难以面对这些人。

    就在这一刻,一道温润如玉的嗓音从前方传来,落入了所有人的耳中。

    “姑娘,在下是否来晚了?”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君清羽心头一喜,扬头望去,刹那间,一双含着温润笑意的眼睛落入了她的双瞳之内。

    “柳狐狸,你回来了?”

    柳少钰轻摇着折扇,唇边勾起温润的笑容:“你成亲的消息我听到了,却是来的太晚,姑娘,你这可真伤在下的心,在下如此深爱着姑娘你,你怎能抛弃在下……”

    唰!

    一道冰冷的寒气涌了过来,柳少钰毫无畏惧的扬头望去,挑衅的看了眼面上笼罩着一层寒气的男人。

    这个男人这么轻易就得到了她,如果不给他找些不快,那他岂不是心里很不舒服?

    忽然,前方一忍攻击向了柳少钰。

    他急忙收回了目光,身上一股气势迫人,轰的一声,那人的身子飞了出去。

    “破虚?”

    君清羽怔了一下:“你也突破到破虚了?”

    “侥幸而已。”

    柳少钰笑了笑,温润如玉的说道。

    不过,这种时候君清羽无法去询问这些年来柳少钰的经历,赶忙将朱雀宝鼎内的所有灵兽都给放了出来……

    “红玉,小电,火烈鸟,绝,赤霄,仙宗之人,全部给我杀光!”

    “是!”

    唰!

    无数道光芒涌向了仙宗的人,冲入了人群之内……

    因为对方人数众多,逐渐的,君清羽有些吃不消了。

    “这样下去不行,我们根本坚持不了,但现在有什么阵法可以使用?”

    那瞬间,君清羽的脑子转动了起来,再脑海里搜索着可以使用的阵法……

    “呵呵!”

    虚空当内,传来一道阴冷的笑声,而后一道灰色的身影漂浮到君清羽的面前,居高临下的审视着底下的人。

    “仙宗的人,还真是别来无恙,当年你们假仁假义阻止我报仇雪恨,如今,更是想要以多欺少的欺负我徒儿,你们真当老夫是死人不成,今日老夫在此,你们谁敢动这丫头一根汗毛!”

    曾经,他无能保护妻子,甚至连报仇都要借徒儿的力量。

    可现在,他无论如何,也要保护好自己在世的唯一弟子……

    “师父?”

    君清羽的心头掠过一丝喜意,还没等她回过神来,又一道声音缓缓传过……

    “我也看不惯仙宗的所作所为,所以,对付仙宗的话,也算我一个!”

    话音落下,一道白衣缓缓出现在幽冥天尊的面前,笑眯眯的说道。

    “天机子,你怎么也出现了?”

    前不久,幽冥天尊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天机子也带着金箩出门历练,无法联系到他们,所以才不曾将请帖送到他们的手上。

    没想到这时候会出现。

    “呵呵,还不是你这丫头成亲,所以我老人家特意赶回来为你祝贺,没想到再次碰到仙宗仗势欺人。”

    从这语气中,就可以听出天机子对这些人没有好感……

    正说着,一道熟悉而稚嫩的声音闯入了她的脑海。

    “娘亲……”

    “小凰儿?她闭关出来了?”

    君清羽急忙循着声音望去,目光投向远处的天空。

    可是还不知如此,无数的凤凰划过天空,从远处飞来,将整片天空都映衬的一片通红……

    而后,一道娇软的身体从天空上扑了下来,狠狠的扑入了君清羽的身上。

    小凰儿扬起头,粉雕玉琢的脸庞上扬着天真可爱的笑容。

    “娘亲,我回来了,他们是不是在欺负娘亲?”

    说完间小凰儿转向仙宗众人,眼底划过嗜血的光芒:“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将欺负娘亲的坏蛋统统给我杀了!”

    “是,女王陛下!”

    唰!

    唰唰唰!

    无数的凤凰从天空落下,快速的冲向了人群。

    有了老个老家伙与凤凰一族的加入,情势出现了明显的变化……

    “朱雀,当年伤了你的到底是什么人?本尊要将那人碎尸万段!”绝很得咬牙切齿:“打败你是本尊的任务,谁竟然抢走了这个功劳,本尊定然不会饶恕他!”

    朱雀扫了眼绝:“你,下辈子都没有这个资格……”

    话落,他收回了目光,抬手抓住一把大剑,挥剑间鲜血彪射而出,无穷的火焰铺天盖地的从他的身上涌射而出,让人惊艳万分……

    圣天的容颜一点点沉了下来。

    忽然,那一袭白衣闪过天空,冲向了君清羽……

    “清儿。”

    无情抬手将君清羽拉入怀中,一袭大红色喜袍在风中飞扬,将男人衬托的越发俊美强大,仿佛仙人一般耀眼……

    哗!

    他身上的气势与圣天撞在一起,让对方的脚步明显后退了几步,那张容颜上掠过一抹诧异。

    “化虚?”

    这个男人,竟然突破到了化虚……

    在神丹之后为破虚,破虚之后便是化虚,而化虚后就是圣人境界,那位控制了她的人便是圣人,最高的是为无上。

    可是神之境万万年来,都不曾有人到达那个地步……

    “难怪,难怪你现在有胆子和仙宗叫板,原来你竟然突破到了化虚,无情,我真是小看了你,不过原先,我是真的想要栽培你,奈何你背叛了我?”

    “栽培?”

    无情的声音越发冷漠:“你的栽培,便是让我成为药人?”

    “哼!”

    圣天冷哼一声:“如果不是我让你成为药人,你以为,你会有这么强悍的天赋吗?可惜你最后逃走了,让我无法实现最后的实验,而其他人没有你的体制,最终都是被毒药毒死!”

    此时的君家内有不少势力的人。

    当听到圣天的话后,只感觉心中的神灵瞬间破灭,错愕的盯着那一张容颜。

    在所有人的眼里,仙宗就是正义的化身,谁能想到仙宗的人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原来仙宗还如此的恶毒!”

    幽冥天尊的眸光阴冷了下来:“竟然让人类成为药人!看来这个世上还真没有什么事情是仙宗做不出来的……”

    “哈哈!”

    圣天狂笑了两声,身上气势骤然涌动了起来。

    “我这都是为了他而已,他应该感谢我,不然,他现在绝对不会变的如此强大!不过没想到,他会背叛我们仙宗,既然如此,那我是绝对不会留下叛徒!”

    哈哈哈!

    圣天的笑声越发的狂妄,气势如剑一般落向了无情。

    砰!

    无情抬手挥出一道剑芒,撞上了他的气势,顿时间,圣天后退了两步,眼底露出惊诧之色。

    “为什么?为什么我们两个都是化虚境界,我缺弱上他一筹?不,我不相信,无情,你给我去死吧!”

    轰!

    圣天身上的气势再次涌动了出来,比刚才的更为猛烈,如旋风一般的袭入整个天空……

    然而,无情还没有任何的动作,男人的气势就消失了……

    圣天睁大双眸,错愕的看着自己面前的人,不敢置信的问道:“圣尊大人……”

    “好了,你的任务结束了。”

    听到这话,面前的人缓缓转身,手掌抬在圣天的脑袋之上,轰的一声,一道光芒落了下来,瞬间他的脑袋被挤爆了,脑浆溅了一地。

    “啊啊啊!”

    看到这残忍的一幕,梦月受不了惊吓,失声尖叫了起来。

    绝望之色出现在了那一张绝世的容颜之上,显得越发的苍白……

    “圣尊?”

    众人的脑海里浮现出圣天对这男人的尊称,心脏颤抖了几下。

    这个世上,能被称之为圣尊的只有一人,那便是,圣人!

    是的,只有到达那个级别的强者,才能被称为圣尊!

    可是为何这样的强者会出现在这里?完了,这一次,没有任何人能阻止的了他……

    一瞬间,所有人都心中涌现出绝望,仿佛已经看到了死神的降临……

    “无情!”

    君清羽心脏一紧,担心的望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

    “朱雀。”

    男人缓缓转头,视线落在了朱雀英俊的容颜之上,微微勾起了唇角:“万年不见,没想到你会躲在这里,更是认了一个人类的女人为主,高傲如你,怎会心甘情愿的臣服在一个人类的脚下?只要你答应跟着我,我们可以一起踏上这个世界的巅峰,如此岂不是更好?”

    听着男人的话,朱雀的面色越发的冷酷,面无表情的说道:“这个世上,能让我臣服的只有一个君清羽!你,没有资格!”

    帝玄并未生气,反而笑了起来。

    “朱雀,你应该知道,我想得到你已经很久了,难不成,你还想让我再次出手将你重伤?这些年来,我找你找的真是辛苦,你随我过来,我不会伤你。”

    轰!

    朱雀的身上煞气涌动,愤怒的火焰瞬间涌动了出来。

    在君清羽的眼中,朱雀从来都是一副冷酷的模样,即便是杀人,也不会有太多的其他感情,但是,这一刻,她分明感受到朱雀心中的怒火。

    他还是第一次如此的动怒……

    “绝,这个男人是谁?”

    君清羽目光一沉。

    她总感觉,朱雀和这个男人的关系不简单……

    “他?”绝冷笑一声,“我一直好奇朱雀是怎么受伤,又是如何消失的,没想到是被他打伤,估计朱雀也是想要躲避这个男人才藏到了朱雀宝鼎之内,这个男人在很久之前就喜欢纠缠着朱雀,不,应该说,他喜欢朱雀!不过朱雀比较正常,不喜欢男人,所以对他从来都是厌恶至极。”

    君清羽愣了一下:“你是说,这个男人喜欢朱雀?”

    绝点了点头,眼底闪过一丝厌恶:“这家伙真恶心,难怪朱雀这么讨厌他,我虽然没有和他交过手,但是,当年他和朱雀实力不相上下,如果不是靠阴谋,朱雀是不会被他重伤!”

    这倒是绝难得维护朱雀,谁让他们面对的是更让他厌恶的人。

    真不知道这家伙怎么这么变态,身为男人的他,会喜欢上朱雀……

    “朱雀,是这个女人?”帝玄扫向君清羽,唇边噙着冷笑,“你是为了这个女人,才打算不与我离开?既然如此,那我就杀了这个女人,让你毫无留恋!”

    轰!

    帝玄气势涌动,如旋风一般强悍的力量狠狠的轰向了君清羽。

    无情抬手将君清羽护入怀中,冷眼望着男人冲来的强大力量……

    就在这时,一道红衣闪过,挡在了两人面前,而后被那股力量击中,身子猛地倒飞了出去……

    那瞬间,帝玄眼瞳紧紧一缩,从未有过的怒火燃烧了起来。

    朱雀竟然为了救那个女人挡了自己一招!

    这绝对无法忍受!

    “朱雀!”

    君清羽急忙离开了无情的怀抱,快速的跑到了朱雀的面前。

    “朱雀,你怎么样了?有没有事?”

    “我没事。”

    朱雀摇了摇头,擦拭掉嘴角的血迹:“朱雀之门的最后一道,有可以帮助你的力量,咳咳!”

    说到最后,朱雀猛然干咳了两声,一口鲜血咳了出来,他紧紧的抓住了君清羽的手,一双红眸再也不复当初的冷酷。

    “现在,你必须炼制最后一道阵法,来打开最后的朱雀之门!”

    最后一道阵法,便是第十一级阵法……

    君清羽愣了一下,看着朱雀英俊的容颜,狠狠的点了点头:“我明白了,我现在就去炼制阵法,可是这里……”

    “这里,我们会替你挡着!”

    十一级阵法,比第十级难上了数百倍,便是无道老人,也只摸到第十一级的大门,却还没能迈入那道大门之内……

    可是现在,君清羽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她急忙拿出了笔,在地面上绘制出图纹的图案,而后把药材摆放在图案之上,哗的一声,地心之火燃烧而起,将整片地面衬托的一片幽绿……

    “最后的阵法?”

    帝玄冷笑一声:“那个阵法至今都没有人能炼制而出,就凭这一个小小的人类,是觉无可能办到。”

    而且,即便她能炼制出最后的阵法,也奈何不了他……

    “朱雀,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到底愿不愿意和我离开!”

    帝玄转头望向朱雀,沉着一张容颜,冷声说道。

    “多少次,我都是同一个答案,此生此世,我只愿陪在她的身边,护她一生一世!”

    男人从地上站了起来,英俊的容颜上一片冷酷。

    他的话语像是在宣誓一般,让帝玄的脸色越发的阴沉。

    “好,这是你的选择,既然如此,就别怪我不客气!”

    哗!

    帝玄身子闪了几闪,落到了朱雀的面前,抬手挥出一道强大的力量,而面对股强悍之力,朱雀不由自主向后退了几步。

    这一刻,他的面色是从来没有过的凝重。

    “朱雀,你以为你还是曾经那叱喝风云的你吗,现在的你实力倒退,什么都不是,哈哈哈!在我的力量之下,你毫无反抗之力!”

    强!

    这个男人的实力确实很强!

    强大到让人不是敌手……

    但纵然如此,他也绝不能放弃。

    因为这里,有他想要保护的她……

    哗!

    无情身子闪了几闪,就落到了朱雀的面前。

    他什么话都没有说,一股寒气由内而外的扩散了开来,目光逼视着帝玄……

    “朱雀,虽然我很讨厌你,但是更让我讨厌的是这个变态!”绝唇角一扬,阴森森的笑了起来,“所以,这一次,本尊就再次与你联手杀了这个变态!”

    小凰儿眨巴了下眼睛,扑向了无情。

    “无情爹爹,刚才这个坏人想要伤害娘亲,所以,小凰儿要一起战斗。”

    望着面前的四人,帝玄笑了起来:“四个化虚?你以为就凭你们四个,便能战胜我?如此也太可笑了,现在,我就让你们明白你们的想法是多么愚蠢,化虚毕竟是化虚,无论如何,都不会是我的对手!”

    战争,一触即发!

    纵然朱雀与绝也在不久前双双到达化虚,但是诚如他所言,即便是化虚强者,也不会是他的对手……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君清羽的额上溢出了一滴滴冷汗,很快就浸湿了整个衣襟……

    砰!

    帝玄趁破绽一掌派在小凰儿的身上,顿时间,那抹娇小的身影飞了出去,喷出了一口鲜血。

    “女王陛下!”

    凤凰一族的众人大惊失色,想要赶忙去营救,却在这时,帝玄已经到达了小凰儿的面前,居高临下的望着她,而后,手掌狠狠的拍了下来。

    所有人的心脏都吓得停止了跳动。

    就在他们以为小凰儿必死无疑之时,天空中风雷动,一道紫色的雷电狠狠的落在了小凰儿与帝玄的中间,让他的脚步向后退了几步……

    “这是……”

    天机子怔了一下,呆呆地望着天雷下的君清羽,心头涌现出一股深深的震撼。

    “十一级阵法,没错,却确实是十一级的阵法!”

    天机子之所以被称之为神之境的第一炼阵师,就是因为他已经找到了进入这个门的方法,不过,却没有像无道老人一样发现了那道门。

    没想到如今,君清羽当真迈入了这道门内,成为了一名十一级的炼阵师……

    当然,君清羽的成功,和无道老人拖不开关系。

    正因为无道老人找到了那扇门,她才可以通过他的指引迈了进去,否则,若想要发现大门还不知道要走多久……

    “这些天雷足够他抵挡一阵子,我先进入朱雀之门看一下这一次赋予的到底是什么。”

    说完这话,君清羽的身子就消失在了院落之内……

    朱雀宝鼎当中,无道老人早就看到走入鼎内的君清羽,急忙迎接了上去。

    “小主人,恭喜了。”

    君清羽淡淡的笑了笑:“走吧,我先去看看朱雀宝鼎赋予我的是什么东西。”

    “好,小主人,跟我来。”

    话落,两人快步的迈入了朱雀宝鼎。

    随着最后一扇门的打开,强烈刺眼的光芒射了出来,差点照的君清羽无法睁开眼睛……

    只是很快她便适应了这个光亮。

    “我的传人,你终于走到了这一步。”

    忽然,一道苍老的声音从密室内传了出来,落入了君清羽的耳中……

    君清羽愣了一下:“你是……”

    “我是朱雀宝鼎的制造者,不,不只是朱雀宝鼎,便是朱雀,都是由我所制造而出!”

    朱雀是别人制造而出的灵兽?

    似是一道惊雷,狠狠的落入了君清羽的心中,她倒抽了口凉气,问道:“那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我只是一个灵魂而已,因为我已经死了多年,当初我是这个世界唯一的一名无上,但是,后来为了造出朱雀宝鼎这种神物,我消耗了所有的力量,并且使我自己消失在了时间,朱雀宝鼎不是什么神奇,它是比神器更强大的无上神器!只是若想要让朱雀宝鼎发挥作用,有两个东西却必不可少,一个是器灵,还有一个,便是朱雀……”

    “朱雀便是朱雀宝鼎的命脉所在,若是你能让朱雀宝鼎与你合二为一,便能继承我全部的力量,但是,除非你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废物,并且没有一丝的力量,才能承受住我给你的实力,可你本身就有着强悍的力量,怕是无法承受……”

    君清羽皱了皱眉头:“你是说,要让我废除一身实力?”

    “不不不!”

    老人摇了摇头:“一个废物,是没法做到与神器合二为一。”

    听到这话,君清羽冷笑起来:“你说我的力量过强,再接受你全部的实力,会承受不住,可是若没有一丝力量又无法继承,你这话不是矛盾了吗?”

    “不,我的意思是,你可以找人和你共享这道力量。”

    “共享?”

    “不错,”老人点了点头,“你若何伴侣双修,便可以将力量传导给他,防止自己爆体而亡。”

    双修?

    君清羽瞪大眼睛,这个老家伙竟然用这种办法让她继承力量?

    “清儿。”

    就在这时,一道熟悉的身影从背后传来。

    她怔怔的转头,在看到男人俊美的容颜之后愣了一下:“无情,你怎么会出现在朱雀宝鼎内?”

    “是我让他进来的。”

    朱雀身子一闪,出现在了君清羽的面前,他冷酷的双眸里透着一丝复杂:“你们可以在这里继承力量,现在,也只有你们可以战胜他……”

    “等等。”

    眼见朱雀将要离开,君清羽急忙唤住了他的脚步:“他说你是朱雀宝鼎的命脉所在,如果我与朱雀宝鼎合二为一,那你会有什么危险?”

    朱雀脚步一顿,摇了摇头:“不会?”

    说完这话,他再也没有看一眼君清羽,消失在了两人的面前……

    无道老人也不知道何时退去,现在整个房内就只剩下了两人。

    “没想到,我们的第一次会是在这种时刻。”

    君清羽苦笑了起来。

    若只有如此才能获得力量,那她,也只能这样做了。

    要怪只怪创造了朱雀宝鼎的怪老头如此的变态……

    感受到男人的靠近,君清羽的心猛然跳动了一下,连心口都感觉到一股股燥热的感觉。

    “无情,唔……”

    话语未落,男人的唇便落了下来,堵住了她的口,将她所有的话都拦截住了……

    房间内,流荡着一股暧昧的气息。

    罢了罢了,反正早晚都是他的人,何况,这也是为了对付那个男人……

    想到此,君清羽缓缓闭上了双眸,任由着男人脱去了她的衣服……

    ……

    天空之下,雷电终于散去,帝玄冷眼看着面前的人,唇边含着一丝嗤笑。

    “你们以为这样就可以阻拦我?哈哈,如此也太可笑了,现在,我就让你们知道,和我为敌的下场!”

    “不好!”

    诸葛云脸色微微一变,目光顿时紧张了起来。

    “羽儿还没有好吗?若是让他肆意杀戮,恐怕会死不少了,可是现在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可以阻止这个男人……”

    想到这里,诸葛云轻轻的咬了咬唇,心底闪过一丝担忧。

    “凤凰一族所有人都给我听命!”

    小凰儿站了起来,擦拭了下嘴角的血迹,小小的脸蛋上带着霸气之色。

    “不能让这个男人伤害娘亲的人,即便是付出生命也要阻止他!”

    “是!”

    凤凰一族众人齐声喊道,目光中满是坚定的信念。

    而在这一瞬间,所有的凤凰都化出本体,快速的飞向了帝玄。

    “自不量力!”

    帝玄冷笑一声,抬手一挥,无数的凤凰从天空中落了下来,倒在地上……

    鲜血扩散了开来,充斥着整个庭院。

    望着掉落的凤凰,小凰儿的心都疼得揪了起来,但是,她却必须要保护好其他人,等着娘亲归来……

    “哈哈哈!小凤凰,你们凤凰一族人数不多,却还这样浪费,不是太可惜了?这样吧,我先送你去地狱!”

    帝玄大笑两声,身形一闪就到达小凰儿的面前。

    砰!

    小凰儿抬手抵挡,顿时间一股力量让整条手臂都发麻,身子也忍不住后退了几步,血迹再次从嘴角蔓延而开。

    “小凰儿!”

    诸葛云的脸色都吓白了,急忙说道:“住手!我是君清羽最重要的朋友,你不是恨她吗?那就杀我,小凰儿年纪小,不允许动她!”

    “哼!”

    帝玄冷哼一声:“看来一个个都想死,既然如此,那我就一下子送你们去地狱,哈哈哈!”

    他狂笑了起来。

    骤然间,天空阴沉,毫无颜色,乌云密布在整片天空,遮盖住原本的蓝天……

    “不好!”

    绝那一张阴沉绝美的容颜终于变了,声音都带着惊慌:“帝玄的成名绝技,灭天!如果让他施展出这道力量,整个神门都会被铲为平地,谁也逃脱不了……”

    听到他的话,在场众人都目露惊慌之色。

    这个男人,竟然是想杀了他们所有人!

    “完了完了,这一次肯定完了。”

    “我家有老上有小的,还不想死在这里,这一下,即便是阵法都护不了我们了……”

    所有人都惊恐了起来,绝望的看着暗无天日的天空……

    轰!

    却在这时,一道红色的光芒射了出来,穿透了乌云没入了天空……

    瞬间在天空上扩散而开,如火烧云一般艳丽。

    “这……这是怎么回事?”

    帝玄愣住了,不解所以的看着远处的天空。

    而在他的目光之下,虚空当中出现了两道人影……

    那是一对穿着喜袍的夫妻,在虚空内是如此的惹眼。

    但更让帝玄震惊的是两人的实力……

    不知为何,他感觉到这两人的实力在自己之上。

    “不!这不可能!”

    帝玄的脸色变了:“无上,你们怎么会突破到无上?这绝对不可能!”

    没错,一定是她感受错了,如何会出现无上强者?

    “你刚才是想杀了这里所有的人?”

    君清羽清冷的看着帝玄惊恐的容颜,冷笑道:“既然如此,那以前的帐,我也该和你清算一下……”

    哗!

    君清羽抬起手掌,刹那间,一股火焰扑向了帝玄。

    地上的帝玄目光越发惊慌,惊叫了起来:“不!”

    然而,话音刚落,他整个身体便被火焰给吞灭了,只是火焰并没有完全的消灭她,而是看着他在火焰内挣扎不已……

    这一刻,地上所有人都看着虚空内的那一对男女,竟然生出了一种顶礼膜拜的感觉。

    似乎多看他们一眼,都是对他们的不尊重……

    “朱雀。”

    君清羽身形一闪,落到了朱雀的面前。

    只是,她的笑容很快就消失了……

    因为她望见朱雀的身子逐渐变得透明,仿佛会很快消失似地。

    “朱雀,这怎么回事?”

    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朱雀静静的看着君清羽,向来冷酷的目光出现一道不易察觉的柔光,而后,他笑了起来。

    无可厚非,从来不笑的朱雀也笑的很美,但却让君清羽的心撕裂了开来。

    “朱雀,是朱雀宝鼎的缘故,是不是因为朱雀宝鼎?”

    君清羽紧紧的抓住朱雀的手,声音都颤抖了起来。

    “我便代表着朱雀宝鼎,若朱雀宝鼎消失了,我也会消失……”

    仿佛是一道重锤,狠狠的落在了君清羽的心中。

    “为什么你不将这件事告诉我,为什么你要欺骗我?”

    朱雀缓缓低下眸子,淡淡的问道:“我说了,你还会那样做吧?”

    不!

    绝对不会!

    战胜敌人有的是办法,她是绝对不会放弃同伴的生命。

    正因为如此,朱雀才选择了欺骗她……

    泪水从脸庞淌了下来,君清羽的心撕裂般的疼痛了起来。

    “朱雀,你刚才说过,会护我一生一世,为何现在却要离开!不,我不会让你消失,一定有办法让你留在我的身边!一定会有的!”

    在重生后,君清羽便曾发过誓言,这一生,都不会再让身边的人离去。

    可现在,她保护了其他人,却没能留住他……

    这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的结局。

    朱雀抬起修长的手指,轻轻拂去她脸上的泪水,目光柔和了下来,说道:“我没有离开,我会一直在你身边陪伴着你,若是有缘必然会再次重聚。”

    “不!”

    望着朱雀在她面前逐渐的消失,君清羽想要抬手抓住他,奈何抓到手上的只是一片空气。

    砰!

    她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泪水无声的淌落下来。

    重生以来,她见到的第一个人,便是朱雀。

    而陪伴在她身边时间最长的,也是那个男人……

    无可厚非,朱雀为她付出了许多许多,最后,乃至于让自己消失,也要换的他们的平安……

    “朱雀,这辈子我欠了你太多,若是有下辈子,我会一点点的偿还给你。”

    她扬起头,凝望着朱雀消失的方向,任由泪水肆意的留下,浸湿了那一张容颜……

    无情从身边拥住她的肩膀,默默的陪伴着君清羽,却始终都没有说话……

    “无情,你说,我们还会有重聚的一天吗?”

    “会的,一定会有……”

    无情低头看着君清羽,声音坚定的说道。

    或许别人不知道,但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朱雀对她的感情。

    正因为那份感情,让他最后愿意为她而消失……

    ……

    数月之后。

    在那次战斗之后,君家已经恢复了平静。

    此时,房内,君清羽与诸葛云在说着什么,忽然她站了起来,跑到一旁干呕出声。

    诸葛云被吓了一跳,急忙走到君清羽的身旁:“羽儿,怎么了,你身体不舒服吗?”

    君清羽眉头轻皱,抬起手指搭上了自己的脉搏,她顿了一顿,说道:“我好像有了……”

    砰!

    话音刚落,房门忽然被推了开来,男人身子一闪,落到了君清羽的面前,大手紧紧的按住她的肩膀,俊美如仙人一般的容颜上有着毫不掩饰的欣喜。

    “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我好像怀孕了……”

    无情愣住了,良久,方才回过神来,一把抱住了君清羽,惊喜的说道:“你的意思是,我要当父亲了?清儿,我真的要当父亲了?”

    看到无情这幅样子,君清羽无奈的点了点头。

    诸葛云窃笑一声,偷偷的走了出去,将地盘让给了这对夫妻。

    她要下去将这件喜事通报给其他人……

    “无情,这些天你去了什么地方?”

    君清羽眉头轻轻一挑,望向无情,问道。

    “我找到了这个……”

    听到这话,无情抬起了手,将一颗红色的灵兽丹递到了君清羽的面前。

    君清羽的身子僵住了,那一刻,她脸上的表情千变万化,仿佛带着不可置信。

    “朱雀蛋?这是朱雀蛋?”

    没错,却熟悉的气息,真的是朱雀!

    他们当真还能够重逢?

    君清羽的心狠狠的激动了起来,但心中更多的是感动……

    “我是在灵兽之森内找到了它,当时一个名为天人宗的势力想要与我争夺,被我给灭了。”

    天人宗?

    君清羽眉头轻轻一挑,那天人宗正是当初灭了安子浩兄妹的势力,她本答应为他们报仇,奈何最近一直很忙碌,也不曾碰到天人宗的人,便暂时放下。

    没想到最后灭在了无情的手中……

    “无情,这一生,能认识你,我无怨无悔。”

    君清羽依偎在无情的怀内,唇边勾起一抹笑容:“现在情势已定,不如我们去遨游大陆吧?认识了这么多年,向来都是在分离中度过,难得有如此的清净……”

    “好。”

    无情的眸光柔和了下来“无论你要去什么地方,我都会陪你……”

    阳光从窗外倾洒而下,落在了两人身上。

    男人的手臂拥的更紧,在阳光之下,两人的身影时如此的和谐匹配,宛如从画中走出的一般完美……

    (完结)

    ------题外话------

    本来想写五万字,结果这几天头疼,就缩短到了一万多字——

    两人的第一次,好坑爹,哈哈哈哈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新世界催眠小说,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cm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