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9 大话?

小说:医品至尊 作者:纯黑色祭奠

    :[]

    



    画面上,显示的赫然是餐厅里之前发生的一切,随着画面的不断进展,老头子们跟看好莱坞大片似的津津有味,时而还点评几句。

    慕容家族能延绵千年之久,能够通过严酷的考验当上家主的又怎么可能会是蠢材?

    区区一个狐媚子就想要谋夺慕容家族的大权,简直是痴人说梦,慕容嫣然看不透,他们又岂能看不透。

    直到丁宁现身,神秘人施展出言出法随直接控制住了夜枭等人,十余名老者瞬间沉默了下来,脸上流露出凝重之色。

    即便是以慕容家族的深厚底蕴,也无法忽视一个言出法随级的强者,那已经不是人力可以做到的事情了,那是神迹,真正的神灵降下的神迹。

    “调下角度,看看这位大能是何许人也?”

    坐在首位始终没有发言的银发老者面色凝重的说道。

    “不好,被发现了。”

    一名老者正要依言调整角度,却发现屏幕突然一黑,顿时失声惊叫道。

    “哎!罢了,散了吧,该干嘛干嘛去。”

    银发老者叹了口气,站起身来慢悠悠的向外走去,众老者也是相视苦笑纷纷摇头散去。

    能够用出言出法随的神级强者又岂能察觉不到被人监视了?只是这种超出掌控范围的感觉还真是不爽啊。

    丁宁听着精神联系里传来鹤族老祖通报的情况,脸色变的古怪起来,这慕容家族似乎还真的不简单啊,竟然能在他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被人始终窥视着还不自知。

    也幸亏是鹤族老祖这位化神级强者出手,要是鹤翔他们那些入神级,还真的未必能发觉。

    眼角余光下意识的扫了一眼情绪好了不少的慕容嫣然露出一抹若有所思之色,如果是这样,那么就算今天自己不来,她们也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才是。

    不,不对,虎毒不食子,慕容君临肯定不会看着慕容嫣然死,但其他人可就不好说了。

    豪门世家一向自私冷血,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又擅长看人下药,像萧诺这些有背景的女人或许不会真出事,但像落雪和叶欢她们这些没什么背景的女孩可就不好说了。

    丁宁皱了皱眉,虽然还没想明白慕容家族在打什么主意,但这种感觉让他心里很不舒服,暗自下定决心,不管慕容君临想干什么,他都要尽可能的去破坏,也算是给女王姐姐出一口恶气。

    低声安慰了慕容嫣然几句,丁宁走到正津津有味的看着丁牵猎等人痛殴圣女族的夏侯旁边,掏出一根烟递给他,自己点上一根深吸了一口,有些不满的问道:“这次这么危险,怎么不通知生肖军团来帮忙?”

    夏侯郁闷的叹了口气,深吸一口烟道:“大小姐不让,不想他们白白送死。”

    丁宁瞬间无语,翻了个白眼道:“姐不知道生肖战队的实力,你还不知道吗?他们可是都有着特制武器的,对神武境强者也能构成威胁。”

    “那是对一般神武境,对圣女族却无用,她们可是精通阵法的,还随身携带了阵盘,我试过,她们只是几块磁石一扔就连人影子都看不到了,更何况是锁定她们了。”

    夏侯无奈的解释道:“更何况夜少奶奶还在她们的手里,大小姐也是担心真拼个鱼死网破,会伤害到夜少奶奶肚子里的孩子。”

    丁宁感动的看了一眼还在殴打夜枭来发泄情绪的丁牵猎,鼻腔有些发酸,眼泪险些掉下来。

    姐姐总是这样,把他的一切都看的那么重,即便独行先怀上自己的孩子让她心里很不舒服,但一旦真出事的时候,她宁可牺牲自己,也绝不会让独行母子遭遇一点危险。

    这个女人,这辈子有为自己活过一次吗?她的人生好像都是在为别人而活,之前是为了老妈,后来是为了自己,现在又为了孩子而活。

    她的心里委屈吗?不言而喻,否则她也不会丝毫不顾及自己的女王形象,跟个泼妇似的在发泄自己多年郁积的压抑情绪。

    哎!这样上得了厅堂进得了厨房,会挣钱,懂暖床,顾大局,识大体,宽容大度,善解人意的女人,不管是谁娶到一辈子都会捧在手心里哄着供着当祖宗一样供着。

    可她偏偏遇到了自己这个花心大罗卜,女人一个接一个的往家里领,她嘴上虽然会抱怨几句,可转过头来却依然表现出最大程度的宽容,把他宠上了天,但心里又怎么可能会没有委屈呢。

    这一次又为了自己的花心债,险些丧命不说,还饱受夜枭的羞辱,这让他如何能不愧疚和自责。

    “放心吧,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丁宁拍了拍夏侯的肩膀,似承诺又似发誓,语气坚定的说道,迈步向夜枭走去。

    夏侯看着丁宁眼中闪烁的寒光,似乎知道他要去做什么,慌忙拉住他道:“你别乱来,夜少奶奶还在她们手里。”

    “我心里有数。”

    丁宁胸口似乎压着什么似的,沉甸甸的让他喘不过气来,一次鲲鹏世界之行,他不但结了婚,而且还带回来十一个妻子。

    本来他还没有当回事,但此刻他却有些胆怯,感觉无颜面对姐姐,没让她第一个怀上孩子就已经够对不起她的,现在连第一场婚礼也没能給她,这让他如何能不愧疚。

    啊!

    凄厉的惨叫声传来,让一群疯狂发泄的女人们都停止了殴打,愕然的看向散发着阴冷气息的丁宁拉开丁牵猎,蹲下身去正在一寸寸的碾碎夜枭的骨头,夜枭哪里还有之前那副盛气凌人的模样,姣好的身体疼的跟蛆似的不停扭动着,漂亮的脸蛋也因为剧痛而扭曲,眼泪鼻涕糊的满脸都是,看起来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丁宁,算了吧。”

    丁牵猎虽然之前说过很多恶毒的诅咒,恨不得把夜枭碎尸万段,但事到临头看着夜枭的惨状还是心软了。

    “姐,对不起,我说过我会保护你,可是这次我却没做到,是我错了,我都不舍得碰你一根手指头,她算个什么东西竟然敢打你的耳光?我会一一实现你之前的誓言,把她抽筋碎骨,挫骨扬灰,永远活在痛苦和悔恨之中,让她知道,这世上没有人能够欺负了你还能安然无事的,我会让她后悔来到这个世上的。”

    丁宁抬起头,眼中蕴含着似海般的深情,以前所未有的认真表情说道。

    “这……我当时也是一气之下随便说说,当不得真的。”

    丁牵猎心里一甜,可一想到丁宁竟然知道了自己之前所说的那些恶毒的话,顿时一阵心慌意乱,眼神闪烁着说道。

    “我是一家之主,是我没保护好你们,所以,这几个贱人就交给我来惩治吧,别脏了你们的手,就当给我个将功补过的机会。”

    丁宁敏锐的察觉一群女孩们有些脸上已经流露出了一丝醋意,立刻意识到自己光顾着讨好姐姐了,忽视了她们的感受,立刻大义凛然凛然的说道。

    果然,情商是随着泡妞的数量见涨的,这句话一说,女孩们立马都开心了,就连自认为和丁宁没有一毛钱关系的杜默笙也觉得心里舒坦了不少。

    “独行……”

    丁牵猎永远是最顾全大局的那一个,别的女孩还没有想到,她就立刻担心的说道,可看到丁宁冲她挤了挤眼,才猛然发觉自己失言,咽下了后半截话。

    虽然她收的很快,但已经被捏碎十根手骨的夜枭还是敏锐的察觉到了丁牵猎的忌惮,顿时眼睛一亮,用已经嘶哑的声音狞笑道:“有种你就杀了我啊,看看夜独行那个臭婊子能不能活过明天。”

    丁牵猎脸色顿时一变,知道自己终究还是说错了话,提醒了夜枭这个恶毒的女人。

    “啊!”

    可丁宁却面不改色,一脚踩碎了夜枭的右脚骨,淡淡的说道:“我从不受人威胁,如果独行少了一根寒毛,我会灭了玄女族的满门,相信我,我有这个实力。”

    “灭了玄女族满门?咯咯咯,真好笑,你以为你是谁啊?还灭了玄女族满门,呸,做梦去吧。”

    夜枭虽然被丁宁那平静的令人心悸的语气震慑的心里发寒,但随即想到玄女族的强大实力,下意识的觉得丁宁是在说大话,虽然疼的满头是汗,但依然不屑的大笑起来。

    众女根本不懂什么是言出法随,自然也不会知道神级强者是何等的强大,还以为之前夜枭等人突然不能反抗,是被丁宁悄悄下了药呢。

    虽然知道这个时候不至于去拆台,但也认为丁宁是在说大话恐吓夜枭。

    “圣女族,曾经的人间牧守玄女族,被诅咒的血脉,修为最高只是神武境巅峰罢了,言出法随她们不懂你会不懂吗?真以为我没那个实力吗?”

    丁宁不慌不忙的说道,眼神却锋锐如刀,没有一丝开玩笑的意思。

    夜枭脸色变了变,随即又不屑的冷笑道:“就算有一个神级强者撑腰又如何?我圣女族绵延传承了万年,底蕴又岂是你能知道的,还灭了我圣女族?呵呵,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神级强者是可怕,圣女族或许会忌惮,但绝不会畏惧,最多是封闭山门不出世罢了,毕竟圣女族精通阵法,所在秘境也早就被打造的如同铁桶一般,即便是所有圣门联手,也无法攻破圣女族的护族大阵。

    更何况,夜枭对神级强者的限制并不是不清楚,超越人间界的力量都会受到天道排斥,即便是言出法随,也不是能够随意施展的。

    所以,神级强者对她来说,抛却言出法随,也只能当做圣武境强者使用罢了,圣女族能够名列圣门,自然有着能够抗衡圣武境强者的办法。

    “是吗?看来你还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啊,我知道圣女族精通阵法,可那又如何?一个神级强者不够,那三个、四个、五个、六个甚至是十个八个够不够呢?”

    丁宁满怀戏谑的说道,也是时候展现一下实力了,免得自己的女人们整天提心吊胆,当然,也是为了让紫雀儿等女的出现做个铺垫。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新世界催眠小说,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cm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